公告信息   Information
    無分類
聯系我們   Contact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頁 > 公告信息

解局|缺乏“工匠精神的”中國如何成為制造強國?

2016-3-9 14:10:06      點擊:

栗子

每每寫到這一話題,總會引用同一個例子:壽司。

去年,娜塔莉·波特曼在哈佛畢業典禮上的演講里提到,她和丈夫去東京吃一家著名壽司,發現這家壽司好吃到讓她這個素食主義者都欲罷不能,但左右看去,店里只有6個座位。她說一開始很好奇為什么不擴張,后來才想明白。

而在紀錄片《壽司之神》里,小野二郎也是,捏八十年壽司,從食材到制作,一直到入口的瞬間,精雕細琢,說到原因,絮絮叨叨就四個字:“職人精神”。

這, 大概就是工匠精神最直觀的體現。李宗盛以前做過一個廣告,談他這些年的心路歷程,從一個傳統的創作人,慢慢開始泡在房間里,手工打磨一把又一把吉他。越過 山丘的李大叔,有了自己的品牌,從T恤到手包,反復念叨的也是在快節奏的時代里,靜下心來做一些能用上十年二十年的東西。

追趕

政府工作報告,可以視作是每一年的政府施政綱領。在這樣一份重要的指導性文獻中,為什么要寫入這四個字?島叔沒查,印象中這應該是首次寫入。

我們可以先看看語境:“改善產品和服務供給要突出抓好提升消費品品質、促進制造業升級、加快現代服務業發展三個方面。鼓勵企業開展個性化定制、柔性化生產,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,增品種、提品質、創品牌!

看上去很眼熟吧?其實就是供給側改革的命題。無論是去產能、雙創還是簡政放權,其實要說呢,都可以歸結到這個問題。

中國經濟為什么會在長期的高速增長之后開始轉變為中低速增長?在一次講座里,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一位智囊給出了如下幾張圖片。由于是島叔手機拍攝ppt且距離較遠,所以大家請忽視渣一般的像素。

從圖中可以看到,現在的中國,如果要從歷史上找類比的話,那么比較類似的經濟體,分別是1973年的日本、1992年的中國臺灣以及1995年的韓國。而在這一歷史時段,伴隨增速下臺階的,則是平價購買力到達一定水準。

通俗點說就是,在這個階段,人民普遍擺脫了溫飽的階段,開始擁有購買更優質產品和服務的能力。

按說,這個因素應該成為經濟的引擎對吧?但事實上,數據的顯示卻并非如此。以中國論,圖片中清晰地看出,房地產投資、汽車保有量在經歷快速增長之后,都會進入平穩中速甚至是下滑的曲線。

那么問題來了:為什么?


挑剔

其實道理很簡單:過去的時代過去了。

過去是什么時代呢?就是大家追求吃飽穿暖有房子住有車開的時代。不用追溯太遠,如果今天在北方的大街上拉住一個70后、80后,他們可能還對年幼時冬天儲存白菜土豆蘿卜的時代記憶猶新,如果在那時你告訴他將來你們家還能開上小汽車,我估計他們的臉上99%寫著我不相信四個字。

生活水準提升之后,伴隨的必然是——挑剔。

這種挑剔可能表現在很多方面。以前過年有新衣服穿就不錯,現在要穿好的、潮流的、國際的;以前有個大哥大就已經可以橫著走路,現在得配上最新更新的智能機;以前圍在有電視的鄰居家里看個世界杯就像過年,現在每個周末不僅到現場看場球,踢球的里面還必須有國際大牌;以前去個天安門就可以炫耀了,現在不去個馬爾代夫希臘巴黎你都不好意思在朋友圈里曬。

憶苦思甜可以適可而止了。吹這番水,是為了說明一個道理:這幾年大家明顯發現,以前的很多發展邏輯在現在行不通了。換句話說,又進入了一個我們可能都沒有清晰意識到的大變局時代。


變局

變局是什么?就是以前行、現在不行的東西。

在市場中搏殺的企業家總是最早感受到春江水暖的一批人。前陣子跟一位企業家聊天,說起08年以前,同行業簡直是躺著就能賺錢,隨便做產品都是供不應求。現在?沒有創意、沒有賣點、沒有科技含量,怎么死得都不知道。

他的比喻很生動:站在人口快速增長、國家經濟一日千里的風口上,豬也能飛起來。但當風小、風止,最先摔下來的也是豬。能繼續飛的,得是擁有翅膀的鳥類。

這句話讓島叔思緒萬千。前面的那幅圖片還記得么?它把中國的經濟定義為“追趕式發展”。何為追趕?就是起跑完了,必須更加使勁兒地追上去。但當追趕到一定階段,追趕的方式就變了。比如短跑吧,可能按照老式的訓練方法非常努力之后,水平可以從百米11秒5提高到10秒5;但要從10秒5到進10秒,要做的可能就不是重復訓練了,而可能是調整訓練法方法、改變跑步姿勢和頻率等?瓷先ヌ岣叩姆炔皇呛艽,但完全不是一個量級、一個水平了,甚至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。

今年元旦,島叔在西部腹地旅行。在一些小城里,我看到很多帝都已經很難見到的行業。比如,老舊的火車站旁,有人支起攤子賣光碟;這其實不算稀奇,真正有趣的是,“下載歌曲、電影、刻碟”,依然可以當作生意來做。

換句話說,在這個消費水平和發展水平幾乎落后東部城市十幾二十年的地方,過去我們發展的那一套邏輯還是有市場的;但如果這樣的生意放在北京上海,一定是做不下去的。

經濟如此,政治也一樣。以前地方政府靠賣地就能拉動經濟增長,多投入、大不了污染環境也可以拉GDP,官商灰色一點也可以運轉起來;但現在,難以為繼了。所以,除了所謂的“不想干”、“不敢干”,更讓人擔心的是“不會干”,不知道在這種形勢下如何繼續增長、優質增長。所謂的心理懶惰,掩 飾的不過是能力不足的現實。


手工

跟工匠離得最近的可能是手工。工匠精神,可能是反大工業、反規;、反模式化的,看上去有點“逆歷史潮流而動”。但同樣,大工業里也依然需要工匠精神。工匠精神不一定是手工,但一定反對玩票、反對快錢的精益求精。像島叔這樣短時間內寫出的文字,不用說,一定跟那些潛心數年、數十年寫就的作品沒法比。這毫無疑問。

我 的職業是新聞寫作,大多數時間里,這種東西像是快速消費品一樣支離破碎。前段時間看了一本叫做《巴黎燒了嗎》的書,作者是一位美國記者和一位法國記者。為 了寫這本記敘二戰時巴黎解放前幾個月內發生的歷史的書,兩位記者查詢了美、法、德三國幾乎所有與之相關的歷史檔案,采訪了800多位歷史的親歷者,花了三 年多才寫完。就連某一天的巴黎是什么天氣和風景,都有歷史材料支撐。

這就是工匠精神。從我的職業來說,它讓我看到了新聞寫作能夠推到的高度和深度。它也讓我意識到了,在俠客島的寫作中,同樣需要這樣精神、鉆研且專注的工匠精神。要都能把新聞都寫成這樣,誰都愛看,傳統媒體永遠死不了。


環境

話又說回來,提倡歸提倡,環境也很重要。

大家都知道,現在實業確實很難做。國際經濟低增長,國內形勢又這么嚴峻。同樣,誘惑又極多——前幾天看門戶,有一則新聞的標題就是《辛苦干上30年不如買套房》;也曾經有個段子調侃股市上玩兒概念的互聯網,說收購幾百個公廁就可以謀求上市,因為處理回收糞便有資源再生環保概念,加個wifi就是互聯網+概念,門口坐倆要飯的就是眾籌,墻上安個燈箱廣告就有傳媒概念,等等。

是的,如果大環境不改變,那么很難要求每個人都極富道德感。金融、借貸的錢來得那么快且回報豐厚,就很難去怪罪大家喜歡拿利息,也很難讓“放水”的錢不流入樓市。

這就跟中國足球一樣:如果你要要求球員有職業追求、有匠人精神,那么就要先把環境營造好,讓大家看到踢球好也是有很好出路的,是可以不靠踢假球賺錢的,是可以有職業尊嚴和榮譽感的;之后,才是足球基礎的培養、足球氛圍的營造。

所以,政治上,要保護想干事兒、能干事兒的干部,讓他們依靠自己的能力也可以有奔頭、有前途;經濟上,也要讓那些踏實做研發、做產品的企業活下去、能活好、少一些負擔。

這也就是為什么今年政府會有如此大力度的財政赤字了——跟去年相比,增加了5600億,赤字率從2.3%大幅提升到3%。據李克強所言,新增的部分,主要是用來給企業減稅,同時部分用來保障民生。。

其實,工匠精神算是新詞語么?大概吧。它過去的稱呼,大約應該是職業精神、愛崗敬業、干一行愛一行之類。只不過,這個“職業”的水準是在相應上調的。

過去魯迅問,“中國人失掉自信力了嗎”?今天的我們同樣會有類似的困惑,大約會是“中國人失掉創造力了嗎”?我們喜歡的電影、動漫、衣服手表箱包,很多都是國外的。有人就會問,中國人難道真的不如外國人在創造力方面有天賦嗎?

當然不是。因為,包括島叔在內的大部分人的努力程度,根本就沒到拼天賦的時候。

所以,共勉吧。

大家可以看看這個很有名的紀錄片《大國工匠》,蠻好的。





创达盈配资